今年,比特币火了,吸引投机者蜂拥而入,走势犹如过山车——年初,1个比特币能换80元人民币;进入5月,涨至700元;稳定到10月再度拉高,12月初突破7500元;本月5日,央行等五部委发布《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》,16日央行要求第三方支付公司不得提供比特币支付服务,连番暴跌,现已缩水2/3。

  33岁的财经专栏作家端宏斌,网名“老端”,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物理系,是全国最早的比特币玩家之一,自称国内最先接受比特币支付的人。

  两年前,大多数人还没听说过比特币,他已在不遗余力地推广;去年,他发起创立中国第一个比特币基金,今年获得十倍收益后,突然提前清算;最近过山车般的体验,与他无关,因为早在几个月前,老端决定收手,退出了比特币的江湖。

  比特币小传

  比特币,一种用软件产生的电子货币,基于P2P(点对点)技术的数字代码。依据特定算法,由大量计算产生。只要电脑联网,就可转移支付到世界各地。全球有多个交易平台,人人都能挖掘、买卖或收取。

  比特币有去中心化的特征,不由特定机构发行,而是使用整个P2P网络众多节点构成的分布式数据库来确认交易。

  它的诞生有些神秘。2008年,中本聪(化名,可能是密码学专家或黑客)在网上发文《比特币:P2P电子货币系统》。次年1月,中本聪获得最初的50个比特币后,从网上消失。

  用户通过特定运算获得比特币的过程,被称为“挖矿”,对硬件设备要求较高。比特币总量的理论上限为2100万个。起初,“挖矿”成功一次,可得50个比特币。每达到21万个,奖励就减半,预计2140年到极限。去年底,产量减半,是比特币暴涨的原因之一。

  今年7月,泰国认定比特币属非法交易,紧急叫停;8月8日,比特币被美国德州联邦法院裁为合法货币;8月19日,德国成为全球首个认可比特币合法身份的国家;12月5日,法国央行发出比特币的金融风险警告。

  “这么脑残的东西你也相信?”

  端宏斌第一次听说“比特币”,是在2010年。“那时1个比特币的价位才几美分,但我就像许多人那样,看完就把网页关了,‘比特币’三个字在脑子里停留时间不超过10秒。”他回忆,“那时我想,什么乱七八糟的币,估计又是骗人的玩意。”老端坦言,白白错过一次绝佳的赚钱机会。“如果当年买入,现在起码赚数千倍。”

  一年后的夏天,他开始真正关心比特币,加入国内首批玩家的行列。入手前,比特币在短短一周内翻了几番,又迅速下跌,吸引了他的注意。“我买第一个比特币,大约花了125元人民币。”几天后,他在博客上第一次发文介绍比特币:《什么东西一年可以升值3000倍》。标题十分吸引眼球,后来的事实证明,升幅远不止此,但在当时,文章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,或者说,许多网友看到了,坚决不信。

  起初,端宏斌极力向身边的人推荐比特币,但总换来异样眼光。有朋友心直口快:“这么脑残的东西你也相信?”渐渐地,他不再和亲友谈论这个话题。“等到后来暴涨,许多人才恍然大悟,抢着去买比特币。”

  为做推广,老端曾不遗余力。除了多次撰文,他从2011年开始接受网友用比特币订阅他的财经分析文章,后来出售电子书,他同样支持比特币付款,获得了70多个币。

  “我可能是中国最早接受比特币支付的人,接受1:100的兑换率,一个比特币换100元人民币。比特币价格最低时只有15元,严重亏本,但现在翻了N倍。”端宏斌说,“价格走高后,大家都盘算着囤积居奇,没人肯花,我也就收不到了。”

  首创比特币基金后提前退场

  去年,端宏斌看好比特币走势,想出新招———成立全国首个比特币对冲基金,一跃成为比特币圈内的“大神”。首创的意义不小,但规模只是“小打小闹”,自掏腰包外加亲友捧场。

  去年7月10日,基金成立。总额10万元人民币,以每股1元发行10万份,老端认购4万股,剩余由亲友认购。成立基金前,他折腾了近半年,热情响应者寥寥,只好求助熟人。

  基金限期一年,无需管理费、发行费、赎回费等费用。“如有利润,我收20%,没利润则不收费。”端宏斌承诺,万一比特币在一年内消失或价值归零,将全额赔付本金。他坦言,归零概率极低,所以敢拍胸脯。“因价格下跌造成的损失,我就没法赔付了。”

  结果不用他赔。今年3月28日,端宏斌发文称:“净值8个多月涨了十倍,比特币从成立基金时的不足7美元,到现在已突破90美元。”

  回报这么高,老端却决定见好就收。原本在今年7月才到期的基金,3月底被提前清算。所有投资者可拿到:本金,和数倍的利润。端宏斌认为,泡沫被吹得太大,风险太高。

  涨势迅猛,但因投入本金较少,净赚并不算多。为什么当初不针对公众集资,做大规模?老端回答:“对这类新生事物,全球的法律都是空白,风险较大,万一踩到‘地雷’怎么办?不能让太多人陪我冒险。”

  自那以后,老端,连同他的基金,一起退出了比特币的江湖。

  现在,他和比特币的交集,仅限于手头留作纪念的几个币,和偶尔写写文章,提醒“入市有风险”。

  大家都说好时风险已经很大

  在最近一篇博文里,端宏斌写道:“当一个投资机会被许多人吹嘘时,就不再是好机会。价格必然高高在上,留给你的油水非常有限,风险却有不少。君不见五部委发布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吗?”

  央行、工信部、银监会、证监会和保监会本月5日联合发布通知,明确比特币不具货币属性,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;要求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相关业务;比特币网站应依法备案;还需防范洗钱风险。

  本月初,1个比特币最高可兑7500元人民币,连创历史最高。通知发布2小时后便暴跌30%,此后多日萎靡,最近一周更是连续走低,已跌破3000元。

  端宏斌介绍,最初的玩家是少数“极客”(GeeK,指对科学抱有狂热爱好的人),坚信比特币在未来能抗衡主流货币。价格攀升后,越来越多人涌入市场,其中多数人痴迷于投机,“反正听说会涨,就投钱。”他指出,问题在于:推高比特币价格的,不是真正相信它的人,而是糊里糊涂的投机者,奋不顾身在高位接盘,期待一夜暴富。

  “如果你只想赚钱,那就要做好被深套的准备。前一轮回调,从30美元跌到了2美元。”端宏斌指出,比特币交易全天开放,无涨跌幅限制,容易被投机分子控制,价格剧烈波动,风险极大。

  “高市值不能反映真实流通状况。”端宏斌直言,比特币已经“疯”了。“我们正在见证一个巨型泡沫的诞生,肯定会崩盘,‘套死’一大群人。”他认为,五部委出台通知,主要是为了“给这个大泡泡戳个洞,放一点气,以免吹得太大,崩盘后伤及我国金融安全”。

  各种山寨币试图再造暴富神话

  和电子货币打了几年交道,老端对控制风险颇有心得。“首先,绝不能借钱炒币;其次,预估损失上限,也就是说,要清楚自己最多输得起多少钱,量力而为;最后,假如错过机会,与其后悔,不如把宝贵时间花在寻找新机会上。”

  告别比特币后,端宏斌也没歇着,忙着寻觅新方向,最近对一些山寨币产生了兴趣。

  他介绍,与比特币类似的电子货币多达七八十种,统称山寨币。名字五花八门:莱特币无限币便士币世界币、自由币……“全球电子货币的总额约百亿美元,其中比特币就占92亿,其余山寨币加在一起,占8亿。”

  “和比特币不同,山寨币的特点是盘子小,只需少量资金就能炒起来。说不定过段时间又会出现某款神奇山寨币。”端宏斌分析,投机思维很简单,哪里赚钱就去哪里。“只要能涨,垃圾股也能炒翻天。他们可不管什么美好理想,最初炒作比特币,纯粹是为了暴富。但涨到高位后,明显上攻乏力。投机者的耐心有限,如果不能像以前那样暴涨,资金很可能会分流到其他山寨币,试图再造新的暴富神话。”

  端宏斌说,在几十种山寨币中,有升值潜力的并不多,如何选择,取决于投资者的眼光、魄力和运气。“两年前,一个比特币的价格只不过相当于一顿洋快餐。你愿意省下一顿,买一个吗?如果愿意,那么当初的一顿快餐,如今就变成了几千元。类似问题,现在再问一次:你愿意节省一顿洋快餐,买60万个无限币吗?你没看错,就是60万个。我只是举个例子,并非推荐。”

  本文转载自新浪新闻,原文地址为:http://news.sina.com.cn/o/2013-12-22/150429051760.shtml